我在 2000 年底退伍,那年陳水扁當選總統。

當年學歷慘不忍睹,經驗全無。專業技能「玩電腦」的技術能力弱到想哭。一開始沉浸在退伍的喜悅中,心情不算太糟。但幾次工作面試碰壁後,漸漸萌生自卑感:「我在台北能找得到工作嗎?該不會要回老家當南亞作業員吧?」

還好「心理自我建設」做得還不錯,勇敢拒絕(理由是感覺對方不是真的需要我,只是基於同學校科系的學長身份)了專科學長提供的工作機會後,繼續面試了幾間資訊軟體公司。終於在農曆年前幾天收到回覆,確定找到工作,才鬆了一口氣。

當初是老闆(我的貴人)親自面試,一試就中。確定農曆年後上班,但提前吃尾牙。我就是在那時說出了「先乾為敬」自以為很帥氣卻讓同事笑不攏嘴的經典台詞。沒想到這第一份工作,一待就是十三年。

當時起薪二萬八,跟在「師父」旁邊,接點細活,順便熟識開發工具—Visual C++ 6.0。一開始,我對 MFC, Windows Messages, Device Driver 一無所知。所以接的多是用文字編輯器修改安裝設定檔的低階工作。開發工具用的多是微軟系列。

當時微軟固定時間寄來 MSDN 訂閱者光碟片,裡頭有經典的 MSDN Library,這是一個我學習過程中相當重要的資源,除了 API 說明外,還有許多我還沒用過的技術說明文件。只可惜後來「走精」,改版後難用的要死。

事後回想,自己相當幸運。第一間公司使用 Windows SDK/WDK,直接使用 Win32 API 而不是 MFC 來建構應用程式。因為不用 MFC,使得我對 Windows 軟體開發架構有較深入的理解,算是不錯的開局。

我在同一間公司遇到另一位「貴人」—當時的直屬主管,也是後來的創業夥伴。師父在我進公司的一年後即按照原計劃(我後來才知道有這麼一個計劃)離職到大公司闖蕩。師父走後,原本他負責的專案便由我接手維護,新的專案進來,我必須進行評估並回報給主管。

我是退伍一年多,前半年還是個打電動到半夜,隔天上班沒精神,頻打瞌睡的「魯蛇」耶!要我接手公司的主要開發任務,有沒有搞錯啊?前幾個月的壓力真的很大,幸好主管找了一位資深工程師從旁幫助,漸入佳境。

那段時間,我「被迫」在短時門內提昇技術力,為此,我常逛 Code Project程式設計俱樂部,狠 K 侯捷老師的 C++ 譯作。當時的英文能力很糟糕,找資料看文件的效率差。不過,我還是持續接觸英文資訊,訓練自己以英文為主要資料來源,後來常逛天瓏書局的原文區,挖到不少寶。

我知道軟體開發的最新技術以及學習資訊來源多以英文為主。為了提昇英文使用能力,我安裝英文版本的作業系統,開發工具也換用英文版—從此再沒有用過中文版的 Visual Studio。

記得有一次,索性由 Amazon 訂購了一箱在天瓏找不到技術書,金額近萬,主管很阿莎力地,沒多問,只說「有需要就訂」。

總算順利地把自己從剛退伍七十八公斤的結實身材,養到超過九十公斤的宅胖。

那些日子我花了很多時間鑽研技術,以 C++ 為根,再廣泛接收各領域的資訊。那段時間的技術增長很有感,漸漸成為公司的開發主力,開始擔任專案的主導者,再加上愛嘗鮮的個性,開始將一些工具導入公司,例如版控(Subversion)、知識管理(WordPress )。

有主管挺我,這些對公司有幫助的「改變」,在公司內部推廣說不上順利,但還是有進度。現在回頭望,透過主動學習、積極改變,漸漸鞏固自己在公司的地位。後來公司接到業續起飛的「關鍵客戶」,連續幾年的營收高成長,讓曾經萌生「往外發展」念頭的我,選擇留在「原地」。

回想當年,我的學歷與實力,有公司願意收留已是萬幸。很幸運遇到貴人我老闆,給了我「兩次」機會。已逝的前老闆徐先生是我的大恩人,有他當年的賞識,我才有機會靠著做自己喜歡的事來賺錢。感謝有您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