核電廠安全與車輛安全有本質上的不同

有人反駁「核電安檢無用論」,他們認為:「如果核電廠通過安檢,不表示百分之百安全,但不能因此不能運轉。就像每輛車子出廠都通過安檢,還是會故障,甚至造成車禍,但我們不會因此不開車。」 這樣的觀點是無法認清核電廠跟車子有本質上的不同。 車子出狀況造成車禍,較嚴重的情況是連環車禍(或撞進總統府),造成許多家庭天人永隔,悲劇。其引發的連鎖效應有:嚴重塞車(例:中山高一個禮拜不能通行)、國賠(例:二億)、某廠倒閉... 很慘對不對! 那你有想過核電廠一旦出狀況,可能造成什麼災難嗎? 幹!拎北想都不敢想! 不過為了你,我握住懶趴,想了一輪。可能的情況有: 新北貢寮的人死光光。不是站著突然就暴斃死掉,更有可能是慢慢死去。 貢寮附近幾十公里不能住人(人渣就不一定了) 台北市房價跌落谷底(恭賀打房成功) 別忘了還有核電的大便—「核廢料」。這大便之「臭」,令人聞風喪膽。有人說核電是「相對乾淨」的能源,放他的狗臭屁!不然這大便排你家好了!…

[影片] 麥特戴蒙 講公民不服從

短短五分鐘的演講,精采萬分! From YouTube: 這不是麥特戴蒙的即興演出,他讀的是自家好友津恩(Howard Zinn 1922-2010)多年前的演講稿摘要。津恩那時候正在為反越戰的理念出聲,而戴蒙這席話的場合則是在2011年芝加哥青年詩歌節的會場上,講稿原來的題目是《問題正是公民服從》。 註:中文字幕中的人名,改成了台灣的政治人物XD 以下截錄影片內容,以及我的心得: 如果你不思考,只是看看電視,讀讀優質文章,你還真的會開始以為事情其實沒有那麼糟,或者有問題的事情根本微不足道... 套用到現在的台灣社會,真是一點不差。 「有人說,問題在於『公民不服從』,那不是我們面對的問題,我們的問題是—『公民會服從』...」 一堆人對於《318 太陽花學運》《323 佔領行政院》《411 路過中正一》等事件,將參與該些事件的人稱之為「暴民」,是破壞社會治安的「不良份子」。殊不知,自己的「順民心態」才是造成社會治安敗壞的最大因子。 「法治只是讓之前不公義的事給規制化,極大化」…

重質不重量,不是次數夠多就了不起了

318 學運以來,看到政府面對「黑箱」服貿的質疑時,經常用「開了n場公聽會」為自己辯解。殊不知,公聽會的場次不是重點,而是政府聽了各行各業的疑慮後,有無後續動作。如果沒有(事實證明確實沒有),開一千場也一樣! 這讓我想起國中三年,我唯一一次的課後補習(一個月),結果成績不進反退。原因是:利用補習的機會,跑到附近的電玩店打電動。 以父母的角度看,有補習應該比沒補習時的成績好才對啊,怎麼反而退步呢?他們想不通,最後只讓我補了一個月數學,就喊停了。 政府辦公聽會的心態是「集點數」,為的正是東窗事發後時,可以拿來說嘴。很多「乖乖牌」聽到這些數字,傻傻地替政府辯解:「你亂說,都辦了那麼多場公聽會,怎麼可能『黑箱』」。只能說,甘心被餵食,不懂得把大便挑出來,只好繼續吃大便了。 自己的服貿自己審:公聽會場次列表 (含影片/逐字稿/重點整理)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