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218] Memory #11: 那些年跟電腦有關的「第一次」

我是嘉義縣「新港國中」畢業後到北部唸五專,同屆大概只有我一個人這麼做(三個同班一起報考北五專,只有我決定唸),其他人多留「嘉中」或南部他校。 印象中,國中有一次參加三天兩夜的電腦相關研習營(名字忘了),晚上住在台北金山青年活動中心,白天到某個地方上電腦課。那是我第一次接觸電腦,記憶中有碰到倚天中文、5.25" 碟片、PE2。第一個輸入的電腦指令是:How are you?由於記憶相當模糊,我到現在還不確定那是夢境、平行宇宙,還是真的發生過... 五專一年級沒有自己的電腦,多是用電腦教室的電腦或跟學長借來用。第一台屬於我的電腦是專二(付錢)請學長組裝 Intel 486 搭配 14" CRT 螢幕,記憶體 4MB,確切的硬碟容量忘了,應該是不足 200MB。當時的記憶體要價不菲,印象中有 1MB 五千甚至一萬台幣。住宿舍的同學電腦被偷,機殼打開只拿走裡頭的…

[216] Memory #10: 輸了球卻獲得美好回憶

感冒頭暈暈,又想到這一幕。記得專科有一年科內籃球比賽,甲乙兩班對抗。論實力,對方有校隊還有愛打籃球體力值 ∞ 的原住民。我們則是幾個愛鬥牛的同學,有幾位實力不錯,但幾乎可以說是一盤散沙,沒啥勝算,那場也確實輸了。不過,是打到延長賽才輸。 記得當時落後二分,離比賽結束不到三十秒,對方發球。球發到原住民後衛手上,我立即衝上去,施展「櫻木花道的千手觀音式」,對方大概被我嚇到而停止運球,傳球時我的手拍到球,正好落在近中場的我方隊友手上。 我見狀便快速往籃下移動,並跟隊友要球。該名隊友有三分球能力,賽後他說當時本想出手但猶豫了一下還是把球傳給了我。 那一幕我到現在還清楚地記得。我心裡想著:「落後二分,即使進球也只能平手。我方球員大多體力透支(平時習慣鬥牛,少打全場),延長賽沒有勝算...」那時眼角瞄到對方隊衝了過來,我故意放慢打板進球的速度等他過來,看能不能要個進籃得分加罰一球。 他跳起來封我,有肢體碰撞。球進了,落地後我「故意」倒下,手抱著臉假裝受傷,期待裁判吹哨。事與願違,對方把我拉起來,拍了我一下,…

[152] Memory #9: 專一辦休學回去唸高中是正解?

來台北唸五專,一到三年級住宿舍(四年級不能住,有故事以後再說)。專一上住 504 房,同寢室四位學長,都用功型的,結果來了一位存心要玩的學弟... 印象中,第一星期還沒有過完,其中一位四年級學長語重深長的對著我說:「學弟,現在休學回去唸高中還來得及,五專的未來的出路不是很好,你要想清楚...」 什麼情況?當時我有些納悶,追問他為什麼這麼想。大概只記得: 這間五專已經不像十幾二十年前那麼權威,學生競爭力不如以往,倒不如待在高中唸三年,打好理論基礎,未來攻讀碩、博士,再朝有興趣的領域發展。 當時壓根兒不會想回去唸高中,在台北沒人管我,而且人家說五專畢業後即可進入企業任職,早一點賺錢養活自己。要升學也有管道,應該不至於像學長說得那麼糟糕吧? 現在回想起來,如果當年留在嘉義,發展肯定會跟現在不同,至於是更好或更糟,誰說得準呢? 後來五專唸得不好,我對電子類,尤其是理論型的課提不起勁,雖然多次發奮圖強,最後皆以失敗收場。唯二能該提起興趣的,大概是計概跟體育課了吧。 記得那年電子學,我刻意坐在最前排,打算專心上課,好好做筆記。…

[151] Memory #8: 第一個程式作業是挫折

專二學過兩個程式語言——C and Pascal。記得那時期末考 Pascal 是用紙筆寫程式,不是上機考,那時不覺得瞎,現在回想起來真的是蝦小! 之後計概主修 C 語言,當時開發工具是 Turbo C。老師出的第一個作業讓我印象深刻,不是因為太難或很有啟發性,而是其實很簡單,但當時的我想破頭也寫不出最佳解。反觀同住宿舍的同學不到一小時就弄好了。當時的我受挫很深,差點對程式設計失去興趣。 那道題我記得是用巢狀 for loop 來解,好像是給定一個數字代表矩陣長度,然後由 1 開始計數,填滿矩陣後印出至螢幕。是的,就這麼簡單,當時我的竟然沒想到要用兩個 for loop 來解題! 所幸後來漸入佳境,期末作業是寫五子棋,雖然完成度不高,但過程體會到程式設計的樂趣,也為此種下軟體工程種子。記得當時老師要我們試著讓人跟電腦下棋,也就是「人工智慧」,當時太嫩,沒搞出什麼毛。 其他同學有人寫 RPG…

[150] Memory #7: 抽菸是一次十根才夠

從小,我是公認的「乖孩子」。成績好,又會幫忙家裡的事。但眾人萬萬沒想到,其實我骨子裡的反動因子一點也不少。有一天,被同學兼好友背叛,經歷了落地以來最慘的一次教訓... 小學五、六年級,有幾次跟班上幾個死黨學大人抽菸,也不是真的抽,就是吸一口然後嗆到,玩幾次後就不太有興趣了。 班上有位早熟成績又好的班花,不少人對她有好感,我也是其中之一。後來還因為她跟死黨翻臉,不相往來。關係惡化到最後,他竟然把我們一起抽菸的事告訴叔叔,然後就爆開來了... 記得那天下午,我在家看電視,老爸也在。叔叔突然來訪,我說有事要跟同學出去玩,結果叔叔把我攔住,說有事要跟我說。他跟我爸說我在學校抽菸,問我是不是真有其事。我承認,然後就被跪下了。 印象最深的一幕是,一輪毒打後,老爸拆開一包黃長壽(那時好像一包二十元的樣子),把十幾根香菸往我嘴裡塞,然後點火,要我大口吸。乾,是真的很難受,心理跟生理都難受。忘了最後如何「脫身」,總之是人生難忘的體驗。 這件事牽連了住隔壁的兒時摯友,真是過意不去。…

[149] Memory #6: 暗戀是苦甜滲半

「為什麼放牛班的女孩那麼美?」,這個問題困擾著國中時期的我。 我是一個「內斂」的男孩,一直到畢業,班上沒有人知道(或者是我不知道其他人知道)我暗戀「放牛班」的那個女孩。 「升學班」與「放牛班」位於不同大樓,兩棟大樓平行而立,我跟心儀的女孩同一年級,她的教室在隔壁大樓同層樓,同一個區塊。因此,要補捉到她的身影不是件太難的事。 有一回,對面棟幾位女孩打掃時間竟玩起相互潑水的遊戲,「夏天+學生制服+潑水」...。很自然地,升學班這邊窗戶佔滿了整排「書呆子」爭相目睹這美好風景。我的她也在玩水耶... 有時候,我會藉故在「正常」(升學班要留下來課後輔導)下課時間到「放牛班」必經路線等她,只為一睹女孩風采。有一次,等著等著,女孩來了,天上卻倒下了一盆髒水——愛惡作劇的同班同學故意整我,當時,真糗! 我就這麼默默注意著女孩,一直到畢業前夕...有一天,決定打電話給她—…

[147] Memory #5: 英文課

我國一(精確一點應該是國一入學前的新生輔導課)開始學 ABCDEFG,之後對英文課印象最深的一幕是:英文老師出了一個當時課本沒教的題目(不算太難的課外題),全班問了一輪(第一輪我沒想到答案),連公認最聰明的同學也答不出來。 後來我想到了答案,由於不太肯定便沒有主動舉手。英文老師似乎看到我欲言又止的模樣,要我到台上寫答案。於是,我在黑板上填了 whom(關係代名詞,受格)。被英文老師稱讚後,全身輕飄飄,後面發生什麼事,我也不記得了。 關於「公認最聰明的同班同學」,他一直是我的競爭對手(良性競爭)。我國中畢業便到台北唸書,較少回南部。幾年後老弟告訴我,我輩全校第一名畢業的同學,智商高人一等的他,竟然出車禍往生了... 這麼厲害又努力的人(我看過他那讀到破爛的參考書,那不是常人做得到的),前途無可限量,沒想到...唉,可惜。…

[146] Memory #4: 補習是為了退步

我家務農,國中時幾乎每天下課以及假日都要到田裡幫忙,記得幾次跟老爸說想跟同學去玩,他常回:「翅膀硬了,要飛了嗎?(台語)」。除了沒時間,家裡也沒閒錢讓我補習。而且,不補習成績維持班上前五,全校前十,缺乏補習的動機。 忘了是國二還是國三,我媽突然問我要不要補數學。我沒多想,就說好啊。便跟同村另一位同學,一個禮拜一次,下課後騎腳踏車到鎮上的數學老師家補了一個月數學。沒想到,之後的那次段考成績反而大幅退步,證明我與補習班無緣。至於退步的原因呢,我想應該跟課後到遊樂場打幾場快打旋風才回家沒太大關係吧? 印象中,我在家也不太看書。主要是上課聽老師說,自習時用一點心,就差不多了。拜託,幫忙家裡的農事也很費體力的耶,再加上以前的卡通那麼好看,誰在家還在唸書啊!…